区域

经济下行压力倒逼资源型城市榆林转型升级

时间:2014年12月16日15:53    编辑:中元咨询    来源:中国产业投资研究网

  宏观政策调整、煤炭消费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作为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的陕西省榆林市面临巨大经济下行压力。针对这一情况,当地加快实施“三个转化”战略,重点发展煤电、煤化工和煤制油等产业,向下游深加工产业延伸,提高资源开发附加值和综合利用水平,“挖煤卖煤”的粗放型增长得以改观,经济形势逆势回升。业内人士表示,下行压力“倒逼”出的榆林转型升级或为资源型城市发展探路。

 

  ——双重压力“倒逼”思路转型

  2012年下半年以来,受国家“治污减霾”、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政策调整和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双重影响,国内煤炭行业遭遇困境。煤炭消费增速持续放缓、煤价大幅下跌,煤炭资源大市榆林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局。统计显示,2011年至2013年,榆林经济增速从15%一路下降到8.8%。

  榆林市发展改革委综合科科长冯磊分析说,煤炭和能化工业在榆林经济中占比达70%,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调整对经济的传导效应极大。钢铁领域化解产能过剩压低工业品价格、沿海地区开工不足导致电煤需求减小、交通瓶颈制约煤炭外运、进口煤大幅增加等,都对榆林造成冲击。

  长期以来,过度依赖煤炭资源外销,单靠“采煤卖煤”拉动GDP增长,是榆林经济发展的真实写照,“煤定兴衰”下的抗风险能力有限。与此同时,国家《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中明确,2017年煤炭消费比重降至65%以下。双重压力下,一味期待煤价回升实现经济复苏、依靠传统能源化工拉动的粗放式增长方式已不可持续,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坦率说,过去煤价在峰值,挖煤卖煤来钱最快、效益最高,企业即使有煤炭资源也不愿意转化。如今煤价一落千丈,单纯的煤炭生产从暴利变为微利甚至亏损,这就‘倒逼’榆林必须在煤转化、延伸产业链上下功夫。”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表示,“危机”中蕴含着机遇,能源价格触底,恰恰是调整产业结构的良机。

  榆林市发展改革委主任郭培才表示,市场和政策传递出清晰信号,即单纯卖煤挖煤已难以为继,必须实现煤炭就地转化增值。另一方面,国内外对清洁能源需求稳定增长,对煤炭就地转化提出了更高要求,也为发展现代煤化工提供了机遇。

  ——“三个转化”催生经济新增长点

  近期,榆林通过实施煤向电转化、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的“三个转化”战略,吸引一批新型转化项目落地,变单纯的挖煤、卖煤为依靠科技深加工、实现煤炭就地转化,将原煤输出变为清洁、高效的能源新型产品输出,为疲软的煤炭行业注入全新活力。

  今年7月,延长石油靖边能源化工园区煤油气资源综合转化项目一次试车成功,生产出了合格的聚乙烯、聚丙烯等终端产品。目前园区共有员工2095人,预计建成后年销售收入172亿元,利税53亿元。记者在占地7平方公里的园区内发现,整个园区竟没有一个排污口。

  “单一煤化工的最大问题是排放大量二氧化碳,这一项目把煤油气进行组合利用,调节碳氢比,使二氧化碳用于甲醇合成反应,年减少排放435万吨。同时,建设污水循环利用系统,用粉煤灰、炉渣生产轻质砌墙砖,将原料吃干榨尽,实现了‘渣不落地、烟不升天’。”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伟介绍说。

  榆林市市长陆治原表示,短期内看,能源作为榆林经济支柱的基本面不会改变。在此基础上,榆林打造能源化工基地升级版,招引一批事关转型发展的高端化工项目。目前,全市投资百亿元以上项目7个,投资50-100亿元的项目5个,累计投资超过4000亿元。

  神木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洁能发电分公司主要使用焦炭生产中的焦炉尾气发电。副总经理方红卫说,现在利用尾气发电,按公司年发电量12亿千瓦时计算,可节约原煤40万至60万吨。

  转型升级提升了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方红卫说,按照过去单一的煤炭开采和加工销售,煤炭市场不景气,整个产业就不景气。产业链延长后,通过兰炭生产转化焦炭,通过焦炉尾气的生产来发电。公司就是依靠电厂和电石厂来盈利,如果没有这两个项目,在目前经济形势下很可能停产甚至破产。

  通过综合利用转化项目,榆林丰富的资源得以“就地生财”。陕西北元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副主席高小军介绍说,2吨原煤、1.5吨原盐可以生产出1吨聚氯乙烯,前两者的市场价格仅有600元,而聚氯乙烯价格为6000元/吨,附加值变为十倍。此外,公司每年物料进出800万吨以上,延伸后的产业链也带动了电石、物流等产业发展。

  “整个园区共有各类新型化工企业52家,带动就业超过4万人。”北元化工所在的神木县锦界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李月平介绍说,在当前经济背景下,“煤制油”被普遍看好,正在实现可观的经济效益。目前园区内形势最好的就是煤制油企业,煤价下跌对其几乎没有影响,“他们是技术领先,地位不可替代。”

  ——转型升级带动“回暖” 持续发展仍有瓶颈

  上半年陕西经济运行情况显示,陕北“三个深度转化”项目建设效果初显,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煤炭就地转化利用率达35%左右,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占比为13%。

  陆治原表示,能源化工产业高端化带动了经济企稳回升。今年前三季度榆林完成生产总值2010.25亿元,同比增长8.5%,比上半年提高1.2个百分点,预计全年增速为9%,“回暖”态势明显,“作为陕西经济增长第二极的局面没有改变。”

  业内人士指出,我国煤炭资源丰富,加快煤炭高效清洁利用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路径,也是资源型城市实现经济转型的有效抓手。当前,记者了解到,受长期粗放式增长的“惯性”影响,榆林转型发展仍面临诸多瓶颈。

  第一,科技创新能力不强,转型升级步伐受限。以神木县兰炭产业为例,作为应用领域广、能耗低、污染少的基础化工原料,兰炭上接原煤生产,下联载能化工,亦可作为环保清洁燃料,市场呈现供需两旺态势。但由于技术上无法实现突破,神木县每年2亿吨原煤仅有3000万吨可用于兰炭制作。

  第二,企业融资难特别是民营企业资金短缺问题仍然突出,市场主体活力不足。榆林民营经济总量约1000亿元,从业人员超65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极大。但目前各金融机构对信贷投放持谨慎态度,抽贷、惜贷现象普遍。民企利润大幅减少,资金回笼慢造成了现金流短缺,生产经营出现困难。在民营经济发达的府谷县,一些民企消极等待煤炭市场好转,对转型“有心无力”。

  第三,交通运输瓶颈明显。神木县兰炭产业服务中心副主任王换军介绍说,兰炭外运90%靠公路,公路运输成本高、运量小、半径小,影响了兰炭作为清洁能源的应用范围。

  陆治原表示,在延长产业链、实现精细化工的同时,榆林也在加快发展装备制造业和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产业,并利用陕甘宁蒙晋五省区交界的区位优势,发展物流业、生产性服务业和文化旅游产业,逐步形成“多轮驱动”的发展格局。

请尊重版权:本文知识产权归本网所有转载请标明来源。
精彩图集